雙峰網 > 人文地理 > 正文

村事: 走馬金蚌村,那些背井離鄉賣菜刀的歲月

文/熊棟 圖/龔向陽


2018-09-12 15:37 【字號 大 中 小】【論壇】【打印】【關閉

走馬街鎮金蚌村是個人多地少的地方,這里平均每人只有三分田,村民們靠種田保障不了生計,只能另謀出路。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金蚌人出完生產隊派的工,就回家打制鐵貨刀具,大到犁耙小到釘鉆,各種農具及家用鐵器一應四全,然后偷偷拿到集市上交易。改革開放后,在湘中一帶,金蚌人最先響應鄧小平的號召 ,成百上千的金蚌人奔赴全國各地做菜刀生意。

金蚌有很多家庭菜刀作坊,彭蒙曉是其中一家。那時彭蒙曉二十來歲,背一個帆布袋子,手上再提二個袋子,里面全部裝滿菜刀,200多斤重,就這樣擠上火車去了外地。在云南昆明的一家工廠,彭蒙曉和金蚌老鄉想混進去賣菜刀,可是門衛不準進。他們便裝啞巴,博取門衛的同情,沒想到這個方法出乎意料的好用,他們便開始用這種裝啞巴的方式大行其道的賣菜刀。其實這并不是金蚌人一味偷奸耍滑,實在是在外地,人生地不熟,為了生存必不得已所采用的手段。裝啞巴,城管就不會拼命驅趕,小偷也不怎么惦記,顧客也會因為同情心多買幾把菜刀。

除中國西部地區以外, 彭蒙曉在其它省份都賣過菜刀,尤其在東北賣得多。在鐵嶺火車站,彭蒙曉的菜刀生意做得很好,兩個小時就賣上百把。有一次兩個當地的流氓盯上他了,想收取保護費。彭蒙曉不從,兩個流氓就踢翻彭蒙曉的地攤,還要打人。彭蒙曉以手語向當地的群眾求助,很快就沖進四五個人,按住兩個流氓一頓好打,打得殺豬一樣嚎叫。打完扔下一句話:“讓你們欺負一個啞巴,這就是下場。”

今年61歲的彭蒙曉

在黑龍江五常市,彭蒙曉敲起銅鑼吸引群眾。因為是“啞巴”,講不出菜刀的鋒利。彭蒙曉演示用菜刀斬鐵絲,并要圍觀群眾靠后點。有個人不聽,非要擠上前,斬斷的鐵絲濺傷了他的眼睛,他就揪住彭蒙曉要賠償,還鬧到公安局。警察帶傷者到醫院鑒定,傷情不大。但傷者一定要大額賠償。警察說一個啞巴,有多少有油水可打?但傷者家屬一二十人圍在公安局門口不走,他們只好開警車從后門護送彭蒙曉回旅舍。

有一次彭蒙曉到了漠河縣碧水鎮,鎮委書記不知從哪里得知有個湖南人在這里賣萊刀,一天夜里專程到旅館看望他。聊天中,彭蒙曉才知道鎮委書記祖籍冷水江,出生在東北,父親早年參加革命,東北解放后留在當地工作。

彭蒙曉在綏化市尾山林場的時候,碰到一個人,當那個人知道彭蒙曉是湖南老鄉時,當即流下眼淚,他說有60年沒看到湖南人了,十幾歲時躲避戰亂,一直逃到黑龍江,從此就沒有離開過。他夫妻倆留彭蒙曉吃飯,賣了菜刀還送給他好衣服。

在伊春市,零下二十幾度的天氣,近一米深的雪。彭蒙曉已經有好幾天沒做生意了,但呆在旅館吃住都要花錢。于是狠下心,在街上扒開積雪照常擺攤。他當時只穿了解放鞋和幾條薄褲,凍得鼻涕都快要結冰。穿羊皮大衣戴皮帽的當地人說你們南方人真抗凍。那天晚上在旅館有當地人送來一件羊皮大衣。

彭蒙曉常年在外賣菜刀,短則一個月長則幾個月才回家一躺。他住最便宜的旅館,吃最簡單的飯菜。常常早上一碗方便面下肚,然后就開始走街串村賣菜刀,每天都要背上百斤的菜刀走上七八十里,還要盡快賣完,因為還要趕下一班車回旅舍。

 

正是彭蒙曉這一代在外地賣菜刀的人們撐起了金蚌村的經濟。這幾十年間他們賺的錢源源不斷的輸送回金蚌,在金蚌建起了小洋樓,將兒女送上大學,并有不少金蚌人靠菜刀發家在外地當上了老板的。

 

現在金蚌村還剩十幾家菜刀家庭作坊和一家菜刀廠“趙學林五金廠”。所產菜刀大部分銷往邵東批發市場,小部分銷往株易市場。

只是這年頭去外地賣菜刀的人越來越少了,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這個沿街賣菜刀的行當會消失,完全被批發市場取代,到那時這個行當所承載的金蚌人的早期創業故事也將一并封存于記憶里吧。

 
來源:雙峰網(責任編輯:龔闖)

瀏覽統計:

上一篇:村事: 石牛橫城村的三個創業故事

下一篇:村事:杏子鋪杏子村,那一幅斜陽中的老街風情畫

海盗王在线客服